• 唐朝韩湘子简介

    唐朝韩湘子

    韩湘子简介:传说中的八仙之一

    小编今天讲一位唐朝历史人物:唐朝韩湘子,历史上评为传说中的八仙之一韩湘子,唐朝历史韩湘子是一位著名的风云人物。

    中文名:韩湘子,社会关系:相传为唐朝韩愈的侄孙(一说侄子),身份:道教八仙之一

    韩湘子,字清夫,是古代汉族民间传说故事中的八仙之一,擅吹洞箫,拜吕洞宾为师学道。道教音乐《天花引》,相传为韩湘子所作。有说法称他是唐朝韩愈的侄孙子韩湘。据学者考证由于韩愈排斥佛老而不惜死,故而佛教方面编造出大颠禅师化韩愈;而道教方面则造出了韩湘子度韩愈来抵消韩愈所带来的影响。

  • 唐朝韩湘子资料

    中文名:
    韩湘子
    社会关系:
    相传为唐朝韩愈的侄孙(一说侄子)
    身份:
    道教八仙之一
    最早记载:
    《酉阳杂俎》卷一九
    擅长:
    洞箫
    性别:
  • 唐朝韩湘子专题

  • 韩湘子,生性放荡不拘,不好读书,只好饮酒,世传其学道成仙。韩愈过生日时他回来了。韩愈一看,那天是大喜的日子,也不好骂他,看他穿一个道士这个样子,邋里邋遢的回来了,又喜欢又不高兴,结果就问问他,来给叔祖拜寿总不错,你做什么不读书不考功名,去外面学这个当道士。看这个牡丹花跟诗句不相关嘛,倒是那两句诗很好记住了。后来韩愈反对唐宪宗迎佛骨回宫,写了一篇奏表,皇帝一生气,大为恼火,就把他贬到潮州,他刚好路过秦岭,此时此景正是他侄孙写的那句诗。此时想起他侄孙告诫他的即是贵为王侯将相也如过眼烟云。

    在唐元和年间,忽然回到长安,衣衫破旧,行为怪异,韩愈让他入学校和学生们读书,但韩湘子和学员讨论时一言不发,只跟下人赌博,喝醉了就睡在马房中睡三天五日,或露宿街头,韩愈担心不已,问他「人各有所长,就算小贩也有一技之长,你如此胡闹,将来能做什么呢?」韩湘子说:「我也有一门技巧。只是你不知道。」韩愈问:「那你能做什么?」当时正当初冬季节,令牡丹开花数色,又尝令聚盆覆土,顷刻开花。据学者考证由于韩愈排斥佛老而不惜死,故而佛教方面编造出大颠和尚化韩愈;而道教方面则造出了韩湘子化韩愈来抵消韩愈的影响力。

  • 1、原称 韩湘 ,传说中的八仙之一。 唐 韩若云 《韩仙传》载: 韩湘 ,自少学道, 吕洞宾 度之登仙。 湘 又欲度其叔 愈 。会 愈 宴集朋僚, 湘 赴宴,劝 愈 弃官学道,呈 愈 诗有“解造逡巡酒,能开顷刻花”等句, 愈 斥为异端,不从。 湘 乃以径寸葫芦酌酒遍饮座客,又以火缶载莲,顷刻开花,花上有字成联云:“云横秦岭家何在?雪拥 蓝关马不前。” 愈 终不悟,乃别去。后 愈 以谏迎佛骨事贬刺 潮州 ,别家赴任,经 蓝关 ,值大雪,马惫于道。 湘 忽至, 愈 悟曰:“子言验矣!” 湘 护 愈 抵任,最后乃度 愈 成仙。按, 唐 段成式 《酉阳杂俎·广动植》、 前蜀 杜光庭 《仙传拾遗》及 宋 刘斧 《青琐高议》前集卷九并载其事而互有异同。

    2、《青琐高议》谓 湘 字 清夫 ,为 愈 之侄,且云所开之花类牡丹。《酉阳杂俎》谓 愈 之疏从子侄,并失其名,且云 湘 为 愈 之牡丹染色。又,两书均未言 韩愈 被度成仙事。考《新唐书·宰相世系表三上》及 韩愈 《韩滂墓志铭》, 湘 字 北渚 ,为 愈 之侄孙,官至大理丞,非神仙中人。后世小说及民间故事中所谓“八仙”之一的 韩湘子 形象,当由《韩仙传》等书所载附会渲染而成。 清 赵翼 《八仙》诗:“ 韩湘 、 张果 、 吕洞宾 ,此外载籍无其人。”

  • 如果看过《八仙过海》的故事,我们就会知道唐代大诗人韩愈有个侄孙叫韩湘子的,后来成了八仙之一。不过,如果查对历史,我们会发现韩湘只是一个唐代走上仕途的官员,而非神通广大的“韩湘子”。香港《文汇报》今日刊文,分析了韩湘子的“神化”过程。

    韩湘,字北渚,生于唐德宗贞元十年(794年),为韩愈侄孙、韩老成之子,唐穆宗长庆三年(823年)中进士,官至大理寺丞。这是历史上的韩湘。历史上的韩湘是个汲汲于科举功名的士子,而且最后也如其所愿,功成名就。然而,由于他与韩愈的关系,好事者总不免作一些蓄意的误会和敷衍,久而久之,韩湘便成了八仙传说中的韩湘子。

    韩湘被附会为韩湘子,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。首先,韩愈在徐州任职时,曾作《赠族侄》一诗,据说是写给他一个远房侄儿的。诗曰:“击门谁家子,问言乃吾宗。自云有奇术,探妙知天工。”后人据此推测韩愈这位族侄懂得一点道术。后来,为了流传的确实及可信,便将这位族侄坐实到有名有姓的韩湘身上,尽管韩湘是韩愈的侄孙辈,而不是侄儿辈,但一般人也不会去考究了。

    其次,韩愈向以孔孟道统自居,对佛道异端力行排斥,可以说是一位坚决的卫道者。他的固守形象得到颇多赞誉,自然也引来一些佛道人士的不满。于是,将其亲族中人塑造成术士,甚至神仙,韩湘的名义不可避免地成为他们利用的对象。

    元和十四年(819年),唐宪宗派使者到凤翔恭迎佛骨入禁中,礼拜三日,京师为之轰动。韩愈时任刑部侍郎,上表极谏。他历举历史上信奉佛教的皇帝,要么短命,要么亡国,指斥佛教虚妄误国。宪宗大怒,将韩愈贬为潮州刺史。

    潮州地处省尾南国,当时尚属蛮荒之地,而且气候湿热,中原人初来乍到,极易患上瘴疠之玻这一去,对韩愈而言,也许就是有去无回了,一路上不免哀伤凄恻。不料,韩湘追至蓝关,并陪同他一道前往潮州赴任。在此情况下,韩愈写下了那首著名的诗歌《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》:

    一封朝奏九重天,夕贬潮阳路八千。欲为圣明除弊事,肯将衰朽惜残年!云横秦岭家何在?雪拥蓝关马不前。知汝远来应有意,好收吾骨瘴江边。

    历史是这样的,仅有梗概与诗作流传,其中并无细节与详情。这些空白却成了后人发挥想象力弥补、拼凑的空间。虚构与传说在此诞生了——

    据北宋仁宗年间刘斧《青琐高议》记载,韩湘性好道术,自言“解造逡巡酒,能开顷刻花”。韩愈不以为然,令其在宴会上表演。韩湘遂取来一花盆泥土,并用密笼罩住花盆,一会儿果然开出两朵鲜花。众人赞叹不已。韩愈仔细端详,见每朵花上各有一句诗,分别写着“云横秦岭家何在”,“雪拥蓝关马不前”。韩愈不解,韩湘则言天机不可泄露。

    后来,韩愈以谏迎佛骨,被贬潮州。行至蓝关,天降大雪,困顿不能前行。忽见一人冒雪而来,正是韩湘。韩湘道:“花上的诗句,验证的就是今天的事啊!此地便是蓝关。”韩愈叹道:“今天才知道你实非凡人,道术不浅。我正想作诗,就将这两句嵌成七律一首吧1说罢,吟出了那首著名的“一封朝奏九重天”。

    在刘斧的叙述中,韩湘通过道术与诗谶已经成为修行不凡的仙人了。至于历史上的韩湘与雪拥蓝关的本事,则被窜改得面目全非。当然,刘斧也不是天马行空,胡乱编造。他只是将唐人段成式《酉阳杂俎》、五代道士杜光庭《仙传拾遗》等书中有关韩愈的流言加以具体化罢了。所有这些故事的敷衍盛行,也绝非仅止于猎奇而已,而是反映儒佛道三教的冲突与融合。

    在《青琐高议》中,韩湘这样劝解韩愈:“公排二家之学,何也?道与释,遗教久矣,公不信则已,何锐然横身独排也?焉能俾之不炽乎?故有今日之祸。”韩愈则以儒家道统自任,曰:“岂不知二家之教?然与吾儒背驰。……今上惟主张二教,虚己以信事之。恐吾道不振,天下之流入于昏乱之域矣,是以力拒也。”尽管如此辩驳,但在其记载中,韩愈已经相信韩湘的道术,并接受了他的仙丹,以求抵御南国瘴毒。这无疑是信道之人想象道教征服儒教的一种方式。

    到了明清时代,《韩湘传》、《湘子传》等通俗作品层出不穷,更进一步将韩湘演绎为八仙之一的韩湘子。时至今日,关于韩湘子的传说仍为乡下老叟所津津乐道。比如,潮州东门外有一座湘子桥,相传即为韩湘子所造,至今仍有这样的歌谣传唱:“潮州湘桥好风流,十八梭船廿四洲,廿四楼台廿四样,两只铁牛一只溜。”

  • 唐宋之际,佛教在的迅猛发展,致使僧徒日众,寺院遍布,并使其在文人士大夫阶层站稳了脚跟,亦即在本土的儒家文化内部生根开花,以本土固有文化作为土壤,借力繁殖。至此,佛教与本土文化融为一体,成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,与儒、道二教互为表里,既冲突又合作,相互依存,相互借鉴,但又独立门户。从学术的角度看,如果将佛教与儒、道二教并称为在全国范围内发展较为突出的三个文化派别亦不为过。而且,相对儒、道二教来说,佛教的自我发展似乎更理想,故而,儒、道二教也不得不参照佛教,建立起自己的道统和经典。所以,彼时之文人,如果不受佛教文化的熏陶,不结交几个方外之友,不游历几处寺院,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。更甚至许多文人还同时接受、修习三者之文化,虽儒者因取士之需,谋合当时政治需要,时时还得打出排佛斥道的旗帜,但这些并未妨碍其与佛、道的交往,也未影响其所谓居士生活。

    其实,起初佛徒因韩愈主张以极端的手段消灭佛、道二教,对其本人和排佛主张恨之入骨。皇甫湜即曾行文描述当时佛教界因韩愈遭贬而欢欣鼓舞的情形:“刑部侍郎昌黎韩愈既贬潮州,浮图之士,欢快以抃。”[1](卷2,《送简师序》)而佛、道二教更是将韩愈潮州之贬,看作是神佛对其排佛及排佛主张的报应和惩戒,并借韩愈侄韩湘子之口,编制了一个“湘子作诗谶文公”的故事:“公排二家之学,何也?道与释遗教久矣,公不信则已,何锐然横身独排也?焉能俾之不炽乎?故有今日之祸。”[2](P86)

    此处记述的非常明白,“今日之祸”,缘自其“锐然横身独排”“二家之学”。虽然佛教在当初编造了一些类似的报应故事,以之惑人慰己,但随之即将皈依作为主题,演绎了浪子回头是岸的公案。

    韩文公一日相访,问师:“春秋多少?”师提起数珠,曰:“会么?”公曰:“不会。”师曰:“昼夜一百八。”公不晓,遂回。次日再来,至门前见首座,举前话问意旨如何。座扣齿三下。及见师,理前问,师亦扣齿三下。公曰:“元来佛法无两般。”师曰:“是何道理?”公曰:“适来问首座亦如是。”师乃召首座:“是汝如此对否?”座曰:“是。”师便打趁出院。文公又一日白师曰:“弟子军州事繁,佛法省要处,乞师一语。”师良久,公罔措。时三平为侍者,乃敲禅床三下。师曰:“作么?”平曰:“先以定动,后以智拔。”公乃曰:“和尚门风高峻,弟子于侍者边得个入处。”[3](P265)

    韩愈对大颠称“弟子”,甚至以“军州事繁”,讨“佛法省要处”,期以闲暇时修炼。如此则是韩愈虽或别政务,然亦于佛法之修行介然于心。而按照禅宗惯例,弟子问禅难昧,“师便打”,挨打者必是蒙昧之弟子。此处有趣的是,大颠未打退之,而打了首座,此或多或少为韩愈保留了些尊严和脸面。并且因不好回答韩愈的请求,大颠“趁出院”。此段公案显然是将韩愈列为了石头迁禅师法嗣。关于这段记述,为真实起见,修订者也曾将表面上难以自圆其说的部分删除。陈垣考证云:

    《联灯》卷十九于石头迁法嗣大颠和尚下,增入韩文公问师语句,《会元》卷五仍之;《联灯》卷二十复以韩愈为大颠法嗣,并有语句四则,颇为识者笑,《会元》卷五则册之矣[4](P86)。

    南怀瑾亦曾对这段公案有所述及:

    韩愈贬潮州后,常问道于大颠禅师。故其在潮州,有三简大颠,在袁州时,曾布施二衣。周濂溪《题大颠壁》云:“退之自谓如夫子,原道深排佛老非。不识大颠何似者?数书珍重寄寒衣。”[5](P241)

    宋时之大儒亦以此非之,既“自谓如夫子”,何以“数书珍重寄寒衣”,对一禅僧礼节备致,崇敬有加?此一不解。大颠何人,能使“原道深排佛老非”、“自谓如夫子”的韩愈回头?此二不解。奇人奇事,能改变奇人者自非常人,退之若是,大颠若是,能屈服倔强如韩愈者,非大颠而谁?非佛法而谁?佛徒设计此段公案,不外说明佛法无边,回头是岸,若韩愈者皆可如此,法力无边则可知矣。

  • 仙事之形成过程

    由于韩愈排斥佛老而不惜死,故而佛教方面编造出大颠禅师化韩愈;而道教方面则造出了韩湘子度韩愈来抵消韩愈所带来的影响。现在可以见到韩湘仙事最早萌芽的记录,见于佛教徒段成式《酉阳杂俎》卷一九。其次要关注的是《太平广记》卷五四引杜光庭《仙传拾遗》。

    北宋时期,此一故事终于落实到韩湘身上。现在可以见到最完整的记载是刘斧《青琐高议》所载,但原文太长,这里转录《诗话总龟》卷四五引《青琐集》的文本:

    韩湘,字清夫,文公犹子也。落魄不羁,文公勉之学,湘曰:“湘之所学,非公知之。”公令作诗,以观其志。诗曰:“青山云水窟,此地是吾家。后夜流琼液,凌晨咀绛霞。琴弹碧玉调,炉炼白朱砂。宝鼎存金虎,玄田养白鸦。一瓢藏世界,三尺斩妖邪。解造逡巡酒,能开顷刻花。有人能学我,同共看仙葩。”公览而戏之曰:“子能夺造化耶?”湘曰:“此事甚易。”公为开尊,湘聚土,以盆覆之。良久花开,乃牡丹碧花二朵,于花间拥出金字诗一联云:“云横秦岭家何在?雪拥蓝关马不前。”公未晓其句意,湘曰:“事久可验。”遂告去。未几,公以佛骨事谪官潮州。一日途中遇雪,俄有人冒雪而来,乃湘也。湘曰:“忆花上之句乎?正今日事也。”公询其地,即蓝关,嗟叹久之,曰:“吾为汝足此诗。”诗曰:“一封朝奏九重天,夕贬潮阳路八千。本为圣明除弊政,岂于衰朽惜残年。云横秦岭家何在?雪拥蓝关马不前。知汝远来须有意,好收吾骨瘴江边。”公别湘诗曰:“人才为世古来多,如子雄文世孰过?好待功名成就日,却抽身去上烟萝。”湘别公诗曰:“举世都为名利醉,伊余独向道中醒。他时定是飞升去,冲破秋云一点青。”

    南宋人已经对韩湘仙事提出质疑,如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后集》卷十引严有翼《艺苑雌黄》曾引段、刘二说。

    韩湘加入八仙行列,从永乐宫壁画“八仙过海”和元杂剧来看,大约是金元问事。

    更后出的《韩仙传》附会更为繁复,大约为明以后人之习作。

    尸解仙

    韩湘子据说其肉身并未有升仙。在他成仙之时,“看仙桃红熟,上树摘取,忽然树枝断了,因此摔落地上而死,身死而尸解。”因此,他实际上是尸解仙。

    也有传说韩湘子是在潮州恶溪(今韩江)投身喂鳄获大功德升仙,也是尸解仙。

    葫芦岛的传说

    有两只鸟,男的是韩湘子,女的是林英。站在海边石头上修仙。等到两人都修行出人形来了,后来结为连理。到新婚那天晚上,入了洞房,韩湘子总是看书,也不睡觉。这样过了一夜,韩湘子就跑了,一跑就跑到终南山,上山修仙去了。

    他跑了,林英挺想他呀,就上后花园排香去了。这林英也是修行人,手一指南天门,南天门就开,也挺厉害的。她一排香,她丈夫就知道了。韩湘子也想媳妇了,他说:“手指南天门自开,一排香烟喷满怀,有心要回韩家去,又怕不让再出来。”他一想:有了,我变个云游道士,左边胳膊掉下一为,悠了悠了我就上韩家大门口去化缘。把他媳妇念叨得心忙手乱的,她打发丫鬟小秋白:“去看看去。”秋白问老道:“你或化砖来或化瓦,或化石头修观台,或化柴米做斋饭?”老道对丫鬟说了。秋白回来告诉林英:“这老道不化砖不化瓦,不化石头修观台,不化柴米做斋饭,化和大嫂见一面。”林英一听就出来了,问这老道是哪儿的。他说:“我是终南山的老道。”

    林英说:“你是终南山的老道,你可知终南山的老虎洞口朝哪开?”

    “老虎洞口朝南开。”

    “终南山有二九一十八棵仙桃树你知道吗?”

    “终南山有二九一十八棵桃树我也知道,是九棵正来九棵歪。”

    林英说:“你是终南山的道士,我打听个人你知道不?”

    道士说:“打听谁呀?”

    “我打听终南山的韩湘子。”

    “你要打听韩湘子我知道,我们在一起吃过饭,在一块搅马勺。”

    “你要知道韩湘子,回去你给我捎个信儿,我给你几顿斋饭不费难。”

    “你要想终南山的韩湘子,你就坐我怀里来。”“老道你不是东西!”吩咐丫鬟小秋白:“你给我打!”小丫鬟一打,老道一变,驾丹去走了。林英一看是她丈夫,气得直跺脚,招呼:“丈夫你快回业,我也跟你上天台!”

    “你肉眼凡胎怎能上天台,铁树开花再度你来。”

    韩湘子修仙还得让皇上封一下。他到皇上那儿化银钱。皇上说:“给吧,你要多少哇?”韩湘子拿个小筐,“我就要这一小筐,把它装满为止。”皇上一看这小筐,也就装几块金子,就让人给他装。可咋装也装不满。把皇上的金山银山都装进去了,才到半筐。皇上一看说:”哎呀,这好像神仙来了。“韩湘子说:“谢主隆恩!”“哗啦。”把金子银子都倒出来了,一个金山,一个银山。“金山银山全不要,就要万岁金口玉言。”这韩湘子就成仙子了。

    吹箫会龙女

    韩湘子在八仙中是个风流俊俏的书生,他手中的神篇名为紫金箫,是用南海紫竹林里的一株神竹做的。据说,韩湘子这支神箫还是东海龙王的七公主送他的。

    有一年,韩湘子漫游名山大川,到东海之滨,听说东海有龙女,善于音律,精于歌舞,很想会她一会。因此,他天天到海边去吹箫。这一日,三月初三,正是东海龙女出海春游的日子。夜里,龙女听见海边传来一阵悠扬悦耳的长箫声,听得惊呆了。

    韩湘子的箫声扰乱了龙女的心,那声声妙曲把它的魂勾去了似的,便身不由己地向海边走来,化作一条银鳗来会吹萧郎。

    韩湘子一曲吹罢,大湖退去十里远。

    这时,他发觉滩头上有一条误了潮的搁浅银鳗,正泪光莹莹地抬头望着他。

    看她的神情似乎还陶醉在乐曲声中,韩湘子又好气又好笑说:

    “鳗儿呵鳗儿,难道你也懂得其中的奥妙?你若是个知音,请把我的情意传到水晶龙宫去吧!”

    鳗儿听了,连连点头。

    韩湘子十分惊异,出于好奇心,他又吹起了玉屏萧。想不到,银鳗深通人性,居然在明媚的月光下婆娑起舞,跳起神奇的舞蹈。舞姿之优美,神态之奇异,世上罕见。连闯荡江湖游遍名山的韩湘子也愣住了。

    那银鳗在月光下不停地闪腰,盘舞,旋转……速度越来越快,节奏越来越紧,突然银光一闪,鳗儿不见了,只见月影中站立着一个天仙般的龙女,柳叶眉,杏花脸,玉笋手,细柳腰,金纱披身,莲花镶裙。舒腰好似嫦娥舞,起步赛过燕掠水,把个韩湘子也弄糊涂了。

    龙女边舞边唱:

    寂寞龙宫呵闻箫声。

    使君一曲呵凤求凰,妾应伴舞呵到天明。

    歌舞声中,月儿渐渐西坠,潮水慢慢回涨、天快亮了。忽然,一个浪头扑来,鳗儿、龙女都不见了。这样情景,一连发生了三个晚上。

    这一天,韩湘子又来到海边吹箫。不知什么缘故,吹了大半天,龙女就是不出海来。难道玉屏箫失灵了?气得他把心爱的玉箫摔断,龙女还是没有重来。

    韩湘子正沮丧地往回走,忽闻背后有人喊他。回头一看,却是个陌生的老渔婆。老渔婆朝韩湘子道个万福说:

    “相公,公主感谢你的美意,特地差我出来传话。实不相瞒,前几夜在月下歌舞的乃是东海龙王的七公主。因事情败露,被龙王关在深宫,不能前来相会。今天她叫我奉献南海普陀神竹一枝,以供相公制仙箫之用。望相公制成仙箫,谱写神曲,以拯救龙女脱离苦海!”

    说罢,老渔婆递上神竹一枝,便化成一阵清风不见了。

    韩湘子将神竹制成紫金箫,从此断绝了在尘世游荡的念头,进了深山古洞,日夜吹箫谱曲,果然练出了超凡绝俗的本领。

    后来,八仙过海,韩湘子神箫收蛇妖,妙曲镇鳌鱼,大显仙家神通;而东海龙女呢?却为了偷送一枝神竹,被观音大士罚为侍女,永远不得脱身。

    传说,东海渔民至今还常常听到海上有深沉的箫声,那是韩湘子想念龙女,心中烦躁,在天上吹箫呢!

  • 中国历史上必读的君主(皇帝)

  • 中国历史上必读的伟人(名人)

Copyright jiaolish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粤ICP备16080363号 历史网。免责说明:本站历史知识,来自网络收集,并不代表作者的观点,仅供参考;

历史 历史网站 历史人物 别墅图纸设计 别墅设计图纸 别墅设计图纸 别墅装设计 别墅设计 别墅设计 别墅装修 SEO优化